科研成果

何谓“乡村儒学” ——以尼山圣源书院“乡村儒学”教化实践为例

何谓“乡村儒学”

     ——以尼山圣源书院“乡村儒学”教化实践为例

 

张颖欣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

 

 

摘要:以尼山圣源书院为代表的山东“乡村儒学”教学与实践活动,取得了良好社会的效果,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和媒体及政府的重视。什么是“乡村儒学”,为什么要从事“乡村儒学”活动,许多人并不了解,本人试图对这一问题略述己见。

关键词:儒学、乡村儒学、教化实践

 

   一、何谓“乡村儒学”

    自2012年底,尼山圣源书院在乡村儒学教学活动以来,“乡村儒学”这个概念被广泛使用,山东“乡村儒学”现象受到民间社会与政府的关注与重视。 “乡村儒学”为民间儒学的一种表现形式。所谓“民间儒学”,颜炳罡教授在国际儒学联合会举办的国际儒学高峰论坛上的文章《民间儒学何以可能》(该文后来收入国际儒学联合会编《国际儒学研究(第十辑)》)中曾经这样阐述:“民间儒学即儒学的民间形态。它既是传统民间儒学的延续,又是新的历史时期人类出现新的问题对儒学的新发展。扎根于民间社会,切合于民众生活,贯穿于民众的伦理实践过程是民间儒学的本色,大众化、草根化、世俗化、生活化、实践化是民间儒学最基本的特质。”由此,我们认为, “乡村儒学”就是以儒家经典为依据,以儒家义理为指导,以传承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中华文基因为使命,在中国农村地区进行的村民儒学推广活动。通过儒家的孝道和五伦教育,重建乡村的伦理秩序和文化生态。这一理念变成定期化的课程,每半月开课一次,以课程为基础建立一套儒家教化体系,通过教化活动将理念变成农民的生活方式。“乡村儒学”是当代具有儒家情怀的知识分子秉承儒家精神,带着一种家国天下的担当意识,和弘道精神,对当代农村文化未来发展作出的建设性探索。

    “乡村儒学”不是乡村的儒学,它是民间儒学的一种实践形式。事实上,儒学不分乡村与城市,儒家的教化也不受地域和群体的限制。不管在哪里开展教化,只是地域不同、受众不同、讲授内容难易不同、授课方式不同,而不是儒学本身的差别。所以“乡村儒学”只是一个带有地域和受众划分含义的称法,强调的是儒家的教化活动开展的地方是乡村,受众是农民,而非儒学本身的划分。因为民间儒学有多种形态,除此还有由高校教师自办的针对高校学生的读经会、儒行社、国学社,企业组织者针对员工进行“以儒治企”、儿童培训教育机构针对城市儿童开展的儒家经典诵读、城市社区针对城市社区居民开展的儒家教化以及一些民间学校开展的儒家教化模式教学等。为了区分与以上不同形态的民间儒学,特将尼山圣源书院为代表的针对农村人口进行的儒家教化实践称为“乡村儒学”。需要注意的是不管在哪里针对何受众讲授何种难易程度的儒家经典,儒学理论本身没有划分与区别,儒家的思想价值观没有变、儒家的本质也没有变、儒家的基本精神都是一样的。

儒学在乡村开展,既是给乡村播撒希望,也是儒学本身发展的希望所在。有人认为,“乡村儒学”在农村开展,在农村寻求其生存空间,说明了社会儒学的“穷途末路”。这是对“乡村儒学”的误解:

    1、儒学在乡村开展,并不是说儒学就无法在城市中或其他地方开展。在2013年度发布的《国际儒学发展报告》中曾指出:仅民间力量推广及传播儒学就有全国众多书院、各大高校大学生所组成国学社、儒行社、孔子协会等,在全国范围推动儒学普及。很多城市在博物馆、图书馆推出的“大讲堂”为城市居民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儒学的机会。城市儒学生机勃勃,怎能是穷途末路?

    2、儒学在乡村开展教化并不意味着儒学的“穷途末路”。在世界文化、政治、经济全面交融的现代社会,为了更好的规范人类行为,各国应联手致力于从各种文化与思想中探求更有效的方法,应借鉴各种文化与思想的长处与智慧,这样不仅可以有效解决不同地区与民族的问题,也有助于提高每个国家与民族自身文化的发展与制度的建设。儒家思想历经两千多年,至今很多经典原文被各国政要引述,说明其中的智慧是显而易见的。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当人类行为与自然发生越来越多的碰撞时,以易经为思想基础的儒家思想,更符合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需要,因此也应更具生命力。

    3、作为当代知识分子,应力求探索与建设解决社会问题之路,乡村儒学是开出了新路,而不是“穷途末路”?长期以来,知识分子将儒学锁在会议室里,材料袋里,文件夹、图书馆的库房里,形成了会议儒学、论文儒学、著作儒学,而没有实践儒学,乡村儒学打破了以往的儒学束缚,开出儒学发展的新路。

   “乡村儒学”不是只适用于乡村的,事实上,在“乡村儒学”现象的带动下,已经有很多城市的社区、学校、企业开始展开儒学的教学活动,受到广泛欢迎与好评。现在山东省正在建设的图书馆“尼山书院”,正是看到了“乡村儒学”教化方式的有效性,进而在城市当中开展的教化实践方式的新探索。这也说明“乡村儒学”不仅是乡村的事情,它还是我们整个国家和全社会的事情,也是我们传统文化在应属于它的土地上再次开花的希望之种。

 

     二、 “乡村儒学” 的特征

    “乡村儒学”因其教化实践的领域在乡村,它的教化实践有其特殊性,了解这些特点,可以更好地深入乡间开展儒学教化。

   1、受众为生活在乡村的农民。他们年龄跨度大,上到八十多岁,下到两三岁;他纯朴、善良,文化程度不高但人生阅历丰富,普通话不好而有着浓浓乡土气息。

   2、在教学内容上,以儒家经典为依据,但在选择上要注意由易读易懂的内容开始。尼山圣源书院针对农民开展的初级教化选择了“孝道”教育、礼义规范教育、《弟子规》的诵读与讲解、《朱子治家格言》等,其内容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浅显易懂,适合农民们学习。

   3、讲授方式要深入浅出。要使用农民听得懂的语言与表达方式,用丰富的当代现实事例给农民把道理讲透,从而使农民能够更容易理解与记住儒家伦理中的行为规范。比如《弟子规》入则孝第一句“父母呼,应勿缓。”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在给农民解释的时候就要逐字解释,并且针对当下很多家庭对幼儿娇惯的种种问题,充实大量实例帮助他们理解,给他们树立正确观念,并现场考查听课的小朋友能不能做到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马上大声答应。要在这样的实践中让农民真正明白该怎样做,而不仅仅是给他们讲讲道理而已。

4、教化活动课堂组织形式多样化。尼山圣源书院的“乡村儒学”制定了规

范的课堂组织程序,以多样的形式带领村民在礼乐教化中身心愉快地度过一个半小时。其课堂程序为课前向孔子像行四拜礼、儿童向成年人行二拜礼、合唱大同歌、共同背诵圣辞、讲师讲解、交流体会、合唱大同歌、课后向孔子像行礼。其间义工还可以穿插节目或带领村民开展活动。

5、课堂组织以自愿为主,村委辅助下达上课通知。这样的组织形式,对于

讲师的考验非常大。对农民们没有学分、考勤与文凭的限制,如果讲授的内容他们不感兴趣,课堂就组织不起来,教化实践也就进行不下去。

 

     三、尼山圣源书院“乡村儒学”实践的阶段性成果与意义

     通过儒家伦理教化,村民心中明确了是非标准,唤起了人们心中的良善,培养人们的正义感,他们生活的社区(村)的正气也就形成了。这正是儒家“人文化成”天下的教化观念的体现,也是儒家精神的反映。

        1、促进社会基层的和谐与稳定。通过“乡村儒学”实践,使他们家庭更加和睦温暖、老有所养、老有所依、邻里相处、和谐互敬,社会呈现出安定团结的良好局面。圣水峪镇孟书记说:“从全镇看,治安案件同比下降了18%2014年上半年信访案件下降35%。”儒家思想虽然力求社会安宁统治稳定,但不是通过愚民思想达到的政治统治目的,而是通过提高百姓素质,以充满政治批判眼光的参与者角色积极入世的思想指导,尼山圣源书院的专家讲授的是正统儒学思想,在正统儒学指导下,农民们学会了在大义与私利面前能做到以公共利益为重,这就是儒家教化的功效所在。

        2、“乡村儒学”实践作为一项公益性文化服务工作,是传承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积极尝试。“乡村儒学”把讲堂设在村里,专家来到村民家里,和村民一起组织开展道德实践活动,让传统文化焕发活力,发挥了传统文化的时代价值。这种模式深受群众欢迎,易于群众接受,使优秀传统文化真正走进了群众生活,可以说打通了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最后一公里”。

        3、“乡村儒学”实践为传承中华文化作出了积极努力。社会成员的思想精神领域不可能是空白的,正能量不充实,负能量就会进来。通过“乡村儒学”实践活动,提倡孝道,讲究礼仪,百姓以积极的处世态度生活,优秀传统文化植根于社会大众的心灵,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为弘扬民族文化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结语

    乡村儒学的教化实践已经取得一定效果,但它的继续发展仍存在制约因素,在理论上要不断探索它的教化的有效性、发展的可能性与未来发展。当然, “乡村儒学”不是个已经成型的固定观念,它是一开放的、活在中国广大乡的一场文化实践活动。因此在探索中根据社会变化与民众需要不断修正与完善这种教学实践本身,在实践中深化,在实践中发展。我们期待乡村儒学的实践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为中华民族的全面振兴、为中国梦的实现作出自己的贡献。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