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时代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嗣同

1898611日,光绪皇帝根据康有为所提出的第一条变法措施,颁布了“明定国是”的诏书,宣布变法。

变法运动引起了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旧党的恐慌。慈禧太后亲自出马,她一方面限制光绪皇帝的权力,一方面命令统领军事的大臣荣禄调动军队,准备扼杀变法运动。为了挽救危局,光绪皇帝密令康有为、谭嗣同等人设法救急。

谭嗣同找到当时的新军统帅袁世凯,希望他能利用天津阅兵之机杀死荣禄,掌握军权,支持变法。袁世凯当面满口答应,继尔还向光绪皇帝表了“忠心”。

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和困境中的光绪皇帝都焦急地等待天津阅兵的日子。但是,921日,传来了慈禧太后囚禁皇帝、下令逮捕变法人士的消息。原来,光绪皇帝的诏书和谭嗣同的谋划,都被袁世凯一字不差地告诉了荣禄和慈禧太后。谭嗣同,这位慷慨激昂、性烈如火的人,在这惊雷般的消息面前竟表现了出奇的平静,他对来访的梁启超说:“我先谋划救皇上,失败了;又想救康先生,也没有奏效,我的事都做完了,我等待着死的日期!

梁启超焦急万分,他说:“有几位日本朋友答应尽力帮助康先生,他们也极力主张你我先去日本避一避,依我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谭嗣同摇摇头,声音又激昂起来:“各国变法,都是经过了流血才取得成功。中国至今还没有听说因变法而流血牺牲者,如果要有的话,请从我开始!

梁启超离去了。谭嗣同陷入了沉思,他回忆三十三年的人生道路,回忆变法与复旧的殊死斗争,他痛恨变节者的出卖,也深深责怪自己的幼稚。

925日,“咚咚”的砸门声震人心弦。如狼似虎的缇骑闯进寓所,他们是做了一番搜索与追捕的准备的。但他们惊奇地看到,谭嗣同镇定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像一座威严的石雕。……

谭嗣同刚刚被锁进大牢的时候,慈禧太后就下了谕旨,命令将变法志士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杨深秀和康有为的弟弟康广仁处死。

927日夜,这是谭嗣同在狱中的最后一天,他怀着必死的决心,挥笔在牢墙上题诗一首,最后两句是: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28日上午,谭嗣同和战友们被提出大牢,“轧轧”的囚车驶过坎坷不平的街道,出了宣武门,过了校场口。被变法失败的消息震惊的北京市民,知道谭嗣同和他的战友要遇难了。他们涌到了菜市口刑场,为变法志士送行。

号炮响了,囚车打开,谭嗣同等六人手戴铁铐,缓缓而下。

谭嗣同凌厉的目光逼向监斩大臣刚毅,质问道:“我们是朝廷大臣,你们秘密逮捕,不经审讯就处以死刑,国法何在,天理何在?

刚毅被问得答不上话,恼羞成怒地叫喊:“我奉命监斩,休得胡言!

谭嗣同拚命挣脱捺扶他的皂役,逼向刚毅,叫道:“我还有话说!
刚毅一挥手:“有旨不准说话!

皂役递过一支毛笔,要谭嗣同在判决书上画押。他夺过笔来,热血和怒火集于笔端,手起笔落,一挥而就,在判决书上写下了铿锵如铁的十六个大字: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谭嗣同和战友们的鲜血,浇润着灾难深重的国土。他将和无数的中华英烈一道永垂史册!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