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研究

新媒体时代青年“泛偶像化”现象解读

新媒体时代青年“泛偶像化”现象解读

 

李勃  丁萍 

 

【摘  要】新媒体时代青年“泛偶像化”现象已经引起人们的关注,对这一问题的探究是了解青年以及做好青年教育工作的重要研究内容。本文阐述了新媒体时代“泛偶像化”现象具有表征易变性、娱乐趋俗性、虚实交互性等典型特征,从青年受众群体、先进传播手段两个方面分析“泛偶像化”现象的内外动因,从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引导、新媒体应培养的传媒责任、偶像自身的示范作用、崇拜者自身的社会认同感等方面对“泛偶像化”现象进行解读。

【关键词】新媒体  青年  泛偶像化

 

从崇拜到恶搞,从崇拜他人到以自我为中心。偶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形象,而是大千世界中的你我,甚至出现了泛偶像。某日报的记者在采访中,问起谁是你的偶像时,市民们的回答出人意料,排在前两位的回答是没有偶像我自己。作家李敖也曾说:“偶像?哪天我想崇拜谁了,我就自己照照镜子。”泛偶像时代以忽如一夜春风来之势悄然来临,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

与上世纪相比,那些精神偶像熠熠闪光的日子,那些化崇拜为动力奋发进取的日子,都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去不复返了。如同2006年,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一年一度的风云人物一样,当选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所有网民。《时代周刊》说,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1]尤其是被各种媒介包围的当下,“泛偶像化”现象正以惊人的速度席卷青年的精神世界。若想在当下塑造一个全民崇拜的偶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泛偶像化”的现象由来

在典籍中,“偶像”被称为偶人,有土偶和木偶之分。最早关于偶人的记录大概为《史记·殷本纪》的记载:“殷商后期,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天神不胜,乃僇辱之。”[2]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偶像逐渐蒙上了神秘和神圣的色彩,成为人们崇拜、仰慕或神话的对象。虽然偶像一词原本并非指各行业中的名人对象,但偶像人物和追星行为在中国古代却早已屡见不鲜了,从中国古代“潘安掷果”、“看杀卫玠”的追星看点折射出男子美貌多才所遇到的偶像烦恼,到孔子作为儒家圣人偶像的出现,再到唐宋对苏东坡一笔一墨竞珍藏的执着、对李白、韩愈等文人的竞相追随,都体现了偶像并不仅仅是现代商业社会和大众传媒助推的产物,而是一种自古就存在的思想躁动与狂热。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偶像崇拜也开始了“逆袭”之路。

“泛偶像化”是随着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应运而生的一种无偶像或多偶像迅速变化的社会现象。尤其传播媒介的突飞猛进,使偶像崇拜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成为人类自我意识的产物,也越来越变得私人化、情绪化、多元化、平民化,不能一概而论,人们不再有固守望某一个崇拜对象。尤其是新媒体的飞速发展,为青年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偶像形象,在这种多元化的偶像选择中,不同层次的青年都可以找到崇拜的对象,从而为自身的良性或恶性行为找到理由。同时由于偶像的多元性,导致偶像更加真实,偶像距离感减小,以至于偶像崇拜被割裂,泛化,可以崇拜的太多,所以没有偶像,或者肢解偶像,就崇拜某一偶像特征,却并不接受偶像的全部。可以说,时代越进步,偶像崇拜的时间就越短,泛偶像化倾向就越明显,往往是各领风骚一两年,变换非常迅速。这一现象,在当代青年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雅虎资讯制作了一期专题,主题就叫“还有什么偶像,值得我们仰望?”文中指出:“偶像们从各个匪夷所思的角落一拥而出,如走马灯似的飞快地闯进我们的生活,又很快消逝而去,遍地的偶像行色匆匆,我们能追得上他们的步伐吗?他们所引导的能够在我们的生活里点亮什么?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偶像?”[3]这一系列的追问都表明人们对偶像一词的质疑和消解,人们不得不自问在泛偶像时代全面来临的当下,我们该如何正确认识偶像泛化现象。

二、新媒体时代“泛偶像化”现象的典型特征

追溯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可以发现青年的偶像崇拜也在随着岁月的更迭悄然发生着变化:七十年代人们崇尚道德,尊崇道德至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最好的写照;八十年代人们崇尚知识,知识第一,人们吹响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号角;九十年代人们恋上财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经济发展意识深入人心;新千年后人们解读成功,正所谓“不管是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成功开始有了多种定义;2010年后呢?人们开始叩问自我,追问人生。我幸福吗,我崇拜谁?时代在变迁,每个时期人们追求的目标也不同。处于青春期的青年们更是在追逐偶像的路途中摸爬滚打,在这种多元选择与诱惑的世界里,他们无法坚定自己的价值目标,他们时而清醒,时而迷茫,时而坚定,时而徘徊,但是在迂回中他们从未停下脚步,反而让人们看到了青年一代道德深处的呐喊。偶像的变迁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或投射,是对一个时代社会价值追求和价值取向的直接反应,它的发展变化和所处时代的社会文明发展程度密不可分。从本质上看,“泛偶像化”现象就是我国社会飞速发展,社会文明日趋发达的产物,是新媒体时代青年道德伦理的一种再现、一种解读、一种自我表达方式。透过表层的面纱,我们解读新媒体时代“泛偶像化”现象具有表征易变性、娱乐趋俗性、虚实交互性的典型特征。

1、表征易变性

在不同时代的青春话语里,偶像的含义也是各不相同的。相形之下,昔日的追星则多是一种以人物为核心的社会学习,注重个人的才学、谈吐、个性等内在气质,即人的精神品质以及其带来的驱动力,是人们内心深处的情感共鸣和价值认同,是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及社会进步的重要精神力量。而新媒介的高度发展,似乎在短期内颠覆了偶像的则取标准,当前青年的偶像崇拜主要关注偶像的外部形象和特征,比如相貌、身材、装扮等,而不太关注其内部特征,缺乏内心深处的道德凝聚力和价值认同感,具有明显的表象化,带有强烈的易变性。青年时期是心理趋于成熟但又尚未成熟的人生阶段,心理素质的不成熟会直接影响他们对偶像的价值判断和追随的持久性。如复旦大学中文系学生杜慧的“追星”路,从最初崇拜的孙悟空到张小娴、安妮宝贝等作家,再到拿破仑、比尔·盖茨、李开复等成功人物,这些偶像类型迥异,差距很大,易变性的特点十分突出。尤其是在虚拟世界中,青年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神化其偶像的形象,往往按照自己的想象和期望塑造一个现实根不存在的形象,一旦发现崇拜对象有不合本人价值取向或与自我设定的偶像标准时,就迅速转移并猎取新的目标。

2、娱乐趋俗性

纵观70后、80后、90后偶像观的变迁,人们不难发现,偶像也经历了从政治化走向平民化,从严肃性转向娱乐性,从道德型变为商业型的变迁。曾经有段时间网络论坛上最红的人,不是木子美,也不是什么竹影青瞳、流氓燕之类,而是“芙蓉姐姐”。传说中每天都有5000以上的人同时在线等待有关她的消息。用某网友的话说:芙蓉一出,谁与争锋,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很多人对“芙蓉姐姐”红透互联网的现象很难理解,认为现在的青年都怎么了,这样一个丑态百出的人为什么会让如此众多的青年竞相在互联网的某一端苦苦等待?要说芙蓉姐姐到底有什么特殊魅力?两个字——自恋。她在她的文字里总是表达她被众多追求者所困扰的苦恼,“一张妖媚十足的脸和一副‘性感万分’的身材”,正是此女的自画像。在这个泛偶像的时代,“芙蓉姐姐”颠覆了理想型偶像的高大全、假大空,真实暴露出大众心中的矮小矬、真实乃至庸常的一面,甚至以反讽、自嘲的面目出现。在知识经济这种超强竞争的重压下,人们更愿意去听一个似梦如痴、超级自恋,却并不美的女人的呓语,并从这种落差中找到快慰和自信。包括后来网上红极一时的凤姐、犀利哥、湿露露、快男超女,以及流行的港、台、日、韩偶像剧等,这种不走寻常路的追逐充其量不过是青年们寻求刺激新鲜感,寻找心理宽慰和自我平衡的一种短暂选择,具有明显的娱乐趋俗性。

3、虚实交互性

新媒体(New media)概念是1967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网(CBS)技术研究所所长戈尔德马克(P.Goldmark)率先提出的,主要是利用数字技术、网络技术、移动技术,通过互联网、无线通信网、卫星等渠道以及电脑、手机、数字电视机等终端,向用户提供信息和娱乐服务的传播形态和媒体形态。[4]在新媒体环境下,网民可以更容易“群”聚,聚集到专门为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们所建的网上虚拟空间。这就为青年将现实转移到虚拟世界提供了便利条件,在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建起了一座桥梁。人们既可以将现实如实照搬到虚拟空间里,也可以经过个人的评判、加工、改造、想象后的人或事通过新媒体传播出去,甚至一传十、十传百铺网式的经过更多的人反复加工处理后流向社会,青年人在“拟态环境”中迷失逐渐自我,这就误入了真假难辨、虚实难分的尴尬境地。尤其对于这些心智尚不成熟的青年,似乎离经叛道、逆天而行式的代表更能让他们膜拜,一些所谓的先锋姿态恰好击中了当今青年价值观的痛痒处。总之,新媒体的传播与偶像泛化现象的生成已经天然的交融,新媒体成为偶像崇拜的来源地,也同时是偶像泛化的发酵场,青年们在真实与虚幻中不断变换着偶像选择。

三、新媒体时代“泛偶像化”现象的内外动因

随着我国新媒体技术发展日趋成熟和推广,它不再单一的局限于满足用户对大量信息的获取,更日渐成长为一个集信息传递、言论发布、情感宣泄等多功能为一体的舆论平台。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社会热点事件清晰表明,新媒体对于人们价值观念的影响力及舆论导向作用力正在迅速增强。从新媒体飞速发展的现状及其发展特点可以清晰地看到,新媒体对青年偶像崇拜的形成与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是“泛偶像化”现象迅速繁衍的温床。我们可以从新媒体的传播、受众两个方面阐述“泛偶像化”现象不断发展的内外动因。

1新媒体的青年受众主体是“泛偶像化”现象的内在动因

青年作为时代发展的“急先锋”、社会变革的“晴雨表”,无不以其思想、行为、话语方式等表征着其社会前卫、时尚的风向标。他们自身追新求变、不墨守陈规、不受保守思想束缚、具有创新精神、敢于冒险等年龄阶段特质,决定了青年群体是最容易站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是最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群体。因此,在当今这个处处皆有偶像的时代,当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偶像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姿态,应接不暇地出现在人们的选择中时,最新困惑的首先要属青年群体。甚至让青年们产生了叛逆心理,我为什么非要有偶像,没有偶像不是很好吗?

“我没有偶像,我的偶像就是我自己。”这句话是从8岁时的张继科嘴里说出来的。这是典型的当今“泛偶像化”现象的代言词。偶像本是青年自我崇拜、自我认同的一种的独特的行为方式,并通过这种方式反映自身对时代精神、对主流道德观念的认识、理解甚至是价值诉求。但是面对新媒体时代、各种传播手段不断充实人们备选库的时候,太多的可选项就未必是一件好事了,人们会无从下手,一个偶像还未待熟悉、接受、内化,就会有更多的新兴偶像等你挑选,青年们在无暇判断的同时,更多的是无奈和感叹。

2新媒体的先进传播手段是“泛偶像化”现象的外在动因

新媒体作为新兴的、先进的传播手段,必然最先在青年中推广并流行开来。时下人们常用的MSNBBSQQUC、飞信、旺旺、微博、空间等,以及现下被青年喜爱的微信等新媒体技术,都是最先被青年群体接受并运用起来的,其市场运作都是以青年为主要使用对象的。这些新兴的新媒体技术的不断丰富,使社会舆论的生成、演化、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变革,其提供的海量信息是青年“泛偶像化”现象的重要动因。可以说,偶像泛化现象的生成与强化,与新媒体的发展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特别是在当前全媒体时代,很难有不受媒介影响、呈现本我状态的偶像选择。人们的选择或多或少,甚至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多媒体传播讯息的影响。

正如一家媒体所言:这是一个快速制造偶像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偶像缺失的时代。这个时期的偶像如雨后春笋,从各行各业冒出来,令人应接不暇,无从选择。20117月的羊城晚报报道:“偶像们在各个匪夷所思的角落一拥而出,演艺圈、文艺界、政坛、体育赛场、网络论坛……你随时随地可以感觉到他们——报纸、杂志、图书、电视、网站、茶余饭后,他们出现的姿态各异,光芒不同,可是相同的是昙花一现的生命力。这些遍地的偶像行色匆匆,你能追得上他们的步伐么?”[5]在这样一个偶像遍地的时代,青年到底该如何选择?说到底,不如相信自己,做自己的英雄来的更实际。

四、对新媒体时代“泛偶像化”现象的再思考

不同时期青年偶像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青年道德观念的成长,从一定层面上表现了青年对社会道德观念的认知情况。因此,“泛偶像化”现象也是青年社会道德观念成长进步的表现。表明了他们并没有盲从,正所谓:没有偶像不可怕,可怕是不相信自己。不会再出现追星16载,连父亲的生命都可以舍弃的盲目少女;不会再有因为母亲没有给自己买偶像的CD而轻易放弃生命的学子……在泛偶像化的新媒体时代,青年群体反而能够摒弃一切,从另一个角度去反省自我,肯定自我,这是有积极的社会意义的。

但从偶像崇拜是青年社会道德的一种自我定位、一种自我解读的角度看,泛偶像化现象也是青年社会认同缺乏,出现信仰危机的时代反映,人们的心里不能随着偶像的消失而变得空洞乏味。尤其在这个有些急功近利、浮躁焦灼的时代,青年还是应该有所精神追求和偶像崇拜的好,如果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找不到精神寄托,找不到偶像,我们的社会价值体系将会是怎样的混乱局面呢?这样下去,中国现存的社会问题只会愈演愈烈,法制也好,医改也好,都只能补救一时,却无法从根本上改变青年缺乏凝聚动力和精神追求的根本问题。要想改变这一现状,需要人们从多方面共同努力。

1、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导作用

信息交往的目的要满足或符合社会道德的需要是人们期望的理想状态。但随着信息技术的日益发达和文化多元的发展,人们的言论越来越自由化、开放化、个性化、多样化。有人曾说:“这是一个泛偶像的年代,这个年代不需要英雄,不需要天才,只要一夜成名,财源便滚滚而来。”这样的认识不仅仅一家之言,甚至在当今时代某些群体中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样的导向往往误导或影响了青年的价值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在这样开放的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我们凝聚社会各界力量的重要精神支柱。尤其是党的十八大召开,进一步明确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潘陆益教授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当代中国共同的价值规范和行为准则,是社会主义文化软实力的核心,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精神之魂。[6]偶像泛化时代已经来临,我们需要从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上,凝聚力量,并通过新媒体等各种途径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精神追求,传播正能量。

2、新媒体应担负和培养应有的传媒责任

在各种信息相互融合、迅速传播的新媒体时代,对于信息发布、传播更应该遵守法律约束和社会道德规范,新媒体的运用、运作更应该规范其管理,走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的发展道路。关于偶像的言论、崇拜者的行为都应从理智出发,保持在一定的社会道德规范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于偶像的肆意谩骂、恶意诋毁、造谣生事等恶性行为,以及不同偶像团体之间的违法滋事、蓄意重伤等行为要科学合理的进行引导规范。也不排除一些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提高视听率,千方百计地从偶像人物身上挖掘甚至杜撰符合受众口味的花边新闻,捕风捉影地报道偶像的隐私、丑闻,这些都已沦为大众娱乐的调味剂。充分发挥新媒体等媒介对于塑造青年中社会共识的工具作用使我们需要充分利用的一大资源。中国青年上网行为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青年网民规模已经达到1.95亿人,其中74%的青年使用手机上网。手机成为青年第一位的上网工具。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54.5%,远高于整体网民28.9%的平均水平,2009年中国新增青年网民2800万”[7]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052006中国博客发展与趋势分析研究报告》中称:2006年中国博客规模将达到6000万。我们几乎进入了一个“全民皆博”的时代。[8]中国青年网公布:2012年网络舆论场拥有5亿多网民,其中微博用户达到了3亿。[9]这样的时代,作为以青年群体为主要使用对象的新媒体信息技术,更应有规范的管理操作流程、正当合理的市场推广途径、过硬的职业操守和能力素质高、专业能力强的管理队伍,切实担当起应有的传媒责任。

3、偶像自身要发挥应有的榜样示范作用

08年一起艳照门事件,彻底将陈冠希、阿娇、张柏芝等一批当红青年偶像拉下神坛。随后,不少偶像也相继爆出冷门,从周杰、金巧巧、马天宇等被爆冒充粉丝夸赞自己的“博客门”事件,到张国立、刘嘉玲、文清、陈鲁豫等明星涉及虚假广告,再到娱乐圈频频爆出的“潜规则”,这些伴随青年成长的时代的偶像们,随着各种事件的频发,纷纷幻灭。偶像这个词汇,不再散发神的光环,随着那层光环的消失,我们发现原来偶像也是常人,没有什么值得人们死心塌地的追逐和信仰。用“韶华胜极,群芳调谢“用来形容现在的偶像市场也不为过。如果说以往的偶像必须符合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标准,必须超越常人,有着近乎圣人的的道德境界和坚忍不拔的勇气和毅力,那么今天,不能不说成为偶像的门槛已大大降低了。只需具备一两个过人之处,符合极小部分人的期待,或许就有可能成为一部分人的偶像。这样的结果无论对于演艺圈还是其他生活领域都不是什么好现象。一个群体文化的形成不是朝夕之事,需要漫长的“衍化”才能出现,因此,偶像文化未来的发展,需要政府、媒体、大众等多方的努力,尤其是偶像自身需要加强道德规范,发挥应有的榜样示范作用。只有不令人失望的偶像,才能真正发挥偶像的先锋引导作用。

4、崇拜者自身需要进一步增强社会认同感

社会认同感通俗说就是社会成员对某人、事或物的共同的看法,包括对其价值的认知度、理解度、归属感、支持度。“传统文化格局中的偶像崇拜往往与宗教、政治、民族等意识形态紧密联系,有时,某一偶像崇拜就是某一意识形态的形象化身。因此,传统偶像崇拜更强调某种精神价值的张扬、教化与寄托。”[10]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泛偶像化现象就是人们缺乏精神价值的寄托与张扬的表现,是个人对其喜欢的人物缺乏社会认同和情感依恋的反映。泛偶像化现象不仅仅是教育界及社会需要认真审视的问题,也是每个青年正视自我、投身建设需要关注的重要问题。人的社会认同不是单一的认识问题,需要从理性认知、情感认同与行为践行三个维度出发,不断提高自身的认同水平。作为青年一代,就是要以爱国主义贯穿始终的思路出发,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认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当代先进文化的认同、和谐社会的构建等等多方面不断增强自身社会认同感。同时,青年学生的社会认同水平受到自身个体健康、家庭教育环境、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现状以及社会风气等诸多因素的影响,需要全社会积极参与,共同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贡献绵薄之力。

 

 

【参考书目】

[1]泛偶像时代你还有偶像吗,东阳新闻网,http://news.cn.yahoo.com/ypen/20110712/463533_2.html2011712

[2]岳晓东,信你爱你到极端:追星是种偶像崇拜,《追星与粉丝》,机械工业出版社,http://book.jrj.com.cn/book/book/detail_60715.shtml

[3]还有什么偶像值得我们仰望?雅虎资讯,http://news.cn.yahoo.com/news/fzl/ouxiang/

[4]朱俊洁,新媒体时代下企业招聘新渠道研究[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12

[5]非偶像时代的偶像生活,羊城晚报,http://news.cn.yahoo.com/ypen/20110712/463561.html2011712

[6]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内化的路径选择,光明网-《光明日报》http://theory.gmw.cn/2012-08/13/content_4778247.htm2012-08-13

[7]CNNIC,调查报告显示青年手机网民数量,http//www.959.cn/959article/20101014/17981.shtml

[8]定莹莹,泛偶像化时代的博客[D],华中师范大学,20075

[9]中国青年网,中国青年网年终盘点-2012http://news.youth.cn/zt/hs2012/

[10]赵华、曹青,青年偶像崇拜的媒介批判,理论研究[J]2007年第4

 

 

本文为2012年度山东省社科规划青少年研究专项(山东省青少年研究基地资助项目)“多元文化背景下青少年的社会认同研究”(项目批号:12CQSJ15);2011年度山东省高校人文社科研究计划(思想政治教育专题研究)项目 “当代非主流社会思潮对我国青年思想政治教育的影响及对策研究”(项目编号J11SY6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丁萍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 讲师  电话:15105315511

李勃  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 教授  E:  QHAIH@163.COM    电话:15105313151

地址:济南市经十东路31699  邮编:250103

 

 

 

页面